看点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近身狂婿 > 第一百十七章 不干净的钱不花!
    陆长青蜷缩在冰冷的地板上,满身是血。

    因挨了一顿丧心病狂的毒打,他身躯不时抽搐、痉挛,奄奄一息。

    徐德海心惊胆战,遍体大汗。

    眼看着陆长青被毒打,他无能为力。要不是怕真把陆长青给打死了受牵连,他甚至不敢上去求情。

    这楚云,就是个疯子!

    啪嗒。

    楚云点了一支烟“茶也喝了,烟也抽了。头也打爆了。”

    他转身,目光淡漠地扫了眼徐德海“不用我帮你拖地吧?”

    地上满是血迹,有碍观瞻。

    “不用不用。”徐德海脑袋摆的跟拨浪鼓似的。

    “那你们聊,我就不打扰了。”

    楚云干脆地走向门口,却又突然止步“老徐。”

    “啊?”徐德海打了个激灵。“楚总有什么吩咐?”

    “你以后不会再对我们老苏家的人动歪心思吧?”楚云看起来很轻松地问道。

    “不敢…”

    徐德海疯了。

    还动心思呢?

    老子以后见着你们苏家人绕道走!

    “识时务者为俊杰。”楚云点头。“我很欣赏你。”

    哐当。

    楚云破门而去,很粗暴。

    他一走。

    徐德海立马打电话叫人,将奄奄一息的陆长青送往医院治疗。跟亲儿子被打了似的,急的满头大汗,来回踱步。

    陆长青在急救室治疗,徐德海在走廊也没考虑太久。径直给陆家打了个电话。

    “喂。”

    电话那边响起一把平稳雄浑的嗓音。

    是陆岳亭。

    陆公馆掌舵人。陆长青的父亲。

    “陆总。”徐德海嗓子眼发干,喘着粗气道。“陆少受伤了。我把他送进医院治疗。您看…”

    “会死吗?”

    电话那边的陆岳亭毫无征兆地问道。

    “目前正在急救,陆少伤势严重,情况有点危险。”徐德海很慎重地说道。

    “哦。”

    短暂的沉默之后,陆岳亭口吻平静道“徐德海。你听好了。我不管是谁打的我儿子,也不管你有没有参与。他要是救不活,我要你全家陪葬。”

    咔嚓。

    电话径直挂断了。

    徐德海却瘫软地坐在椅子上,浑身发颤。

    ……

    楚云回家前,在小区附近的超市买了蔬菜瓜果和一堆海鲜。也电话联系了正在往回赶的苏明月。

    今晚她没拍摄任务,可以回家过夜。

    明天中午能赶回剧组就行。

    “晚上吃海鲜大餐。咱俩喝点。”

    发了短信,楚云将食材准备好,系上围裙进厨房开工。

    苏小小在家里等到陈秀玲的好消息,就回学校了。

    岳父母也发来感谢短信,就连陈秀玲,也很自觉地开始写故事了。

    故事以婶婶的视角歌颂上门女婿楚云。在某些段落的描述上,陈秀玲还咨询了楚云的意见,以非常主观的思路细腻勾勒了主人翁楚云的内心活动。屁股歪到不忍直视。

    就连苏明月亲吻楚云的甜蜜照,也的非常逼真。甚至还刻画出了楚云对苏明月的一丝丝嫌弃。仿佛是苏明月在抱他大腿。

    “婶婶,你文字感性而优美,辞藻华丽。在人物塑造上,也功力深厚。通篇紧扣主题,将主人翁的光辉形象勾勒得淋漓尽致。颇具宗师风范。”

    楚云忙里偷闲回了一条短信,开始调制螃蟹醋。

    晚六点半。

    苏明月准时回家,楚云的丰盛晚餐也只剩最后一道凉拌黄瓜。

    “马上开饭。”楚云把头探出厨房。“你先去洗个手。”

    苏明月点头。

    摆好美食,开了瓶02年的拉菲,楚云很绅士地为苏明月拉开椅子,笑道“剧组伙食不好吧?我看你都瘦了。”

    “没睡好。”苏明月抿唇,接过楚云递来的红酒。

    “那今晚在家好好补一觉。”楚云拆开一只螃蟹,放在苏明月盘中。“你正处于事业上升期,工作多压力大是很正常的。”

    “遇到什么困难的话,尽量想办法克服。老话说的好,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什么来着。”楚云文化程度不高,后面也不太记得住。只得话锋一转。“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呢?”

    苏明月吃了一口蟹黄,没有反驳。

    过了会,她抬眸卡看了眼楚云“婶婶那麻烦,你帮忙解决了?”

    楚云眉头一挑“说帮忙就生疏了。婶婶是我长辈,她有难,我还能不尽点绵薄之力?”

    抿了口红酒,楚云又道“再说了。我要不尽点心,你以后也不好在苏家做人。”

    这暗示算很明显了。

    但苏明月无动于衷。

    唉,看来是真的被榨干了。连点表示都没有…

    “你不欠苏家什么。”苏明月在楚云的邀请下喝了一口酒。平静道。“不用什么事都放在心上。”

    楚云笑了笑,啃着螃蟹腿下酒。心情有点沮丧。

    没钱的苏明月,毫无价值。

    “家用还够吗?”

    仿佛是洞悉了楚云的灵魂,苏明月开口问道。

    “勤俭点用的话,倒也能撑到月底。你也知道,我平时手脚有点大…”

    “这里有五十万。”苏明月拿着一张卡,放在楚云面前。

    “哪来的?”楚云很兴奋,但得知道钱的来路。

    万一是不干净的钱,他不花!

    “我之前演了个小制作的文艺片。公司没重视,片方也就是试试水。但最近受邀欧洲电影节影展。我入选了最佳女主角提名。这是片方的奖励。”苏明月轻描淡写道。“片方说能拿到女主角,再奖一百万。”

    楚云几番咨询,确定不是野鸡奖。而是欧洲最具含金量的影后提名。他喜出望外,举杯道“明月,你真棒!”然后一饮而尽。

    有这影后提名,苏明月在影坛就算有一席之地了。

    真要能拿下影后,她必风靡华语影坛,成为新一代中流砥柱!

    刚高兴完,他又有点后悔“早知道就不签那么多戏了。全是白菜价!真他妈血亏!”

    “别说脏话。”苏明月皱眉道。

    楚云乐呵呵地点头。

    有钱的苏明月,就是家里的顶梁柱。他无条件服从。

    两口子正吃的热闹,几杯酒下肚,气氛也上来了。

    可一阵不合时宜的敲门声响起,破坏了这来之不易的烛光晚餐。

    楚云开了门,却只见身穿警服的戚军站在门口,后面还跟了四个部下。

    表情凝重,神色冷峻。

    “楚总。有个案子想找您了解一下情况。”戚军硬着头皮说道。“我们能进来坐一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