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点书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婚姻生活的微分定理 > 第268章:真相
    与阳光通过电话之后,徐娜决定这几天就去上海,见见冯老,也当面感谢一下阳光。

    她低头看着手里的文件,是重新启讨的离婚协议,上面孩子的抚养权在胡兴崴那里,胡兴崴大男子主义,定不会将孩子给她。

    徐娜不想和他真的对上公堂,最后想了一个两全的法子,女儿的抚养权归他,不过女儿要养在她的身边,胡兴崴每天事情很多,徐娜相信他一定会同意。

    房子徐娜直接要了,夫妻多年,胡兴崴手里有多少钱,徐娜心里也有些数,她不多要只要现在住的房子,这个胡兴崴也会同意,其他的问题没有疑义和争论,徐娜将协议收起来,打算去上海前将协议交给胡兴崴。

    阳光的电话过来没有多久,当天下午冯老的电话也打了过来,冯老说起阳光找他的事情,“阳光为了帮你说话,拿公司的股份和我交换。”

    冯老是直奔主题,徐娜却被这个消息惊到了,她没有犹豫,“冯老,这事你该怎么办就怎么办,阳光找你的事你当没有过,麦桐和你合作是公事,不必掺合进私人感情。”

    “钱我会给,但是要有个说法。”冯老声音平稳,“麦桐后来加入的几个平台,我当时咨询过,她只投了几万块钱,对方和她熟悉,答应将广告挂在平台,至于她说的投了几百万,并没有这样的事情。”

    徐娜又是一愣,惊天的消息一个接着一个,她有些没反应过来,迟顿了一会儿问,“你的意思是说徐娜亲戚朋友的那些钱,根本就是假的。”

    “不,那些人确实把钱给她了。”

    徐娜沉默了。

    她也明白了。

    麦桐收了众人的钱,并没有投进去,只拿了几万块做做样了了,又利用她的人际关系将广告挂上面,至于那些集资到她手里的钱,很显然是被她秘下了。

    这样的一番操作,确实颠覆了徐娜的认知。

    主要是麦桐这些日子过的有多残,她也听了很多,别墅都卖了,甚至搬到外面去租房子住。

    她也明白冯老为什么不给钱了,麦桐的吃相太难看,甚至利用冯老这边搞事情,冯老为人正派,又怎么会甘心被利用。

    深吸一口气,徐娜听到冯老又说,“徐娜,麦桐这种女人手段很厉害,听说你们夫妻正在闹离婚,我想她这样一番操作,也不是没有这个目地,婚姻不亦,你要好好斟酌。”

    最后电话挂了,冯老也没有说钱何时给麦桐,又怎么给,但是他已经将真相告诉了徐娜,徐娜明白接下来要怎么做,就看她的选择。

    一个人呆坐了整个下午,徐娜拿着离婚协议回了家,她没有等多久,胡兴崴回来了,脸上没有笑模样,徐娜将协议递过去,将内容也说了。

    胡兴崴嘴硬,撂不下脸来说软话,直接拿笔签了字,徐娜看着他签完,将协议收起来,才将从冯老那里听说的事情说了。

    “如果你不相信我说的话,可以让那些人去查麦桐账户,当初她给平台转钱,一定有记录。”徐娜起身,不理会胡兴崴震惊错愕的神情,大步离开。

    这一刻,徐娜竟有胜利的感觉。

    就你一直被怀疑被质疑,终于真相大白,说不出来的轻松。

    愧疚自责煎熬着胡兴崴的心,他明白他是怎么了。

    麦桐是他心底的白月光,青春岁月里最难忘记的倩影,直到多年后再次相聚,麦桐在他的心里眼里仍旧是美好的,是所有人都比不上的。

    哪怕比较的那个人是徐娜。

    看着曾经暗恋过的麦桐眼里只有他,崇拜的目光,他动摇过,甚至享受那种被瞩目的感觉。

    在这样的朦胧感觉里,他忘记了他的身份,忘记他是个丈夫,亦是个父亲,婚姻危危可岌,他只会觉得无理取闹的是徐娜,没有看到他做了什么。

    那些他注意不到的细节,他从未放在眼里的小问题,最后堆积到一起,使婚姻走向破灭。

    徐娜没有波动的目光,无声的沉默,也让他清醒的意识到,在他的心里最在意的是谁。

    麦桐只是他对青春岁月的怀念,徐娜才是让他放在心里在乎的人。

    他忽视她的感受,拿着她去与别的女人比较,甚至当着她反面,指责她不如别的女人。

    胡兴崴想甩自己几巴掌,他真要要弥补要愧疚的那个人是徐娜才对。

    那些看不清的真相也一点点浖出水面,让徐娜死心提出离婚的照片,一切都明了了。

    胡兴崴是在外面见到的麦桐,志秋也在,明明语气很担心,嘴角却隐着笑意,“你先把钱还给别人,我这边不着急。”

    “拿着吧,出事之后,你没怨我,还一直陪在我身旁,我已经很愧疚了。”麦桐将耳边的碎发别到耳后,扬起一个好看的角度看胡兴崴,“小崴怎么不说话?”

    温柔又善良的笑,谁能想到她背后做的事。

    “麦桐,冯老松口会按合同上的分成将挣的钱分你,那些钱也不少,你当初和投入平台的钱只有几万,其他的就还给别人吧。”

    志秋看看两人,“什么只有几万?”

    麦桐脸色一白,“小崴”

    胡兴崴打断她的话,“麦桐,我当年是暗恋过你,那时的你让我觉得生活很美好,现在我已经有家庭有妻子女儿,过上美好的生活。“

    胡兴崴终是给麦桐留了面子,没有说的那么直白,他走了。

    麦桐呆滞的望着胡兴崴的背景,她明白从今以后,她的生活里再也不会出现这个男人。

    耳边,志秋还一直在追问着,麦桐却不知要如何解释。

    徐娜刚要上车,就被人喊住。

    看着气喘吁吁跑到她面前的胡兴崴,她安静的看着他没有说话。

    平静目光看人时,像在看一个陌生人,胡兴崴的心就是一痛,

    他深吸一口气,“你要走?我才看到徐丽。”

    不待徐娜回答,他又问,“要搬去南方?不创业了吗?我查了一下,国家现在正在加快发展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你的想法是对的。”

    徐娜拧眉,有些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