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点书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侄子戒心实在太重了 > 第十四章 两清
    陈耀东刚才一眼就认出了这个身穿黑甲的家伙,是黑甲卫的人,对他来说,跟安志鹏那一战,就发生在两天前,两人穿的黑甲,样式极为接近。明显出自同一个势力。

    只是,他没想到,茜茜居然杀了那么多黑甲卫的人,一百多个人啊。他真的难以相信,那个娇滴滴的茜茜郡主,能杀这么多人。

    “你找死。”

    就在这时,盛辉勃然大怒,无形的杀机散溢开来。吴薇和赵国栋身形一颤,几乎站立不稳,身上的真元被压得几乎溃散。

    噗——

    噗——

    两人分别吐了一口血,竟连对方的威压都无法承受,还没出手,就已经受到了重伤。

    “咦?”

    盛辉却是惊咦一声,霍地转头看向陈耀东,这人明明是真元上境的修为,在他的威压之下,竟然毫发无损。

    “你是何人?”他的语气中,多了几分凝重。

    “华山令狐冲。”陈耀东再一次报出这个名号,现在他叫得越来越顺口了。

    “华山派?”盛辉思索了一秒钟,说,“没听说过。”

    话音刚落,一道黑色的光索凭空出现,如同鞭子一般,向他抽来。这一鞭来得毫无征兆。

    啪!

    陈耀东挥剑一挡,就听得一声炸响,那道紫色的光索瞬间被击溃,他手中的长剑也嗡嗡作响。

    刹时间,两人交上了手。无数劲气散溢,撞得四周树木横飞。

    一旁,真元溃散的吴薇和赵国栋被这劲气压得呼吸一窒,两人睁大眼睛,看着交手中的两人。

    一个真气纵横,另一个剑光霍霍。让他们为之震惊的是,两人竟打得平分秋色,不分上下。

    即使是在这个天才辈出的时代,能够以真元上境之身,跨过那条天堑,抗衡圣阶的,也只有廖廖数人。

    刚才令狐冲一剑斩杀那头妖兽,固然吴薇为之震撼,却不及现在,他以妙到巅峰的剑法,将盛辉一次又一次的攻击瓦解。

    两者的力量层次,分明有着质的区别,一眼就能看得出来。令狐冲硬是以精妙的剑法,每一次于不可能之间,险之又险地挡开。让人不由得为他捏一把汗。

    这是何等出神入化的剑法。看得两人目眩神驰。

    这是陈耀东故意为之,以往,他每次战斗,基本上都是一力降十会,降不住就上技能。现在,他要隐藏身份,干脆改变了战斗风格。用一种真元境武者的方式来战斗。

    他没有动用肉身的力量,单纯以真元来御敌,唯有运用技巧,来弥补双方的差距。

    武道意志提升后,他的灵犀之力已经比一重天的圣阶还强,自然而然反馈到了剑法上,已经到了信手拈来,挥洒自如的境界。

    他甚至没有动用灵犀剑法中的招式,都是在传奇竞技场中从对方那里学来的剑招,七拼八凑,似是而非,威力却丝毫不减。

    灵犀之心强大到他这样的程度,对周身所有的一切细微变化,都洞察于心。每每能料敌先机。

    这在别人眼中,他的每一剑,都惊险到了极点,也妙到了极点。

    吴薇和赵国栋都能看得懂他所用的每一式剑招,也就更加理解,对方的剑法修为,已经到了一个惊世骇俗的地步。

    只见两人越打越快,盛辉身上传递过来的威压越来越强,已经开始拼命了。

    呈薇和赵国栋被逼得一步步后退,震骇之余,不免为令狐冲担心,只见盛辉的身边,一道道紫光挥舞,很快将视线都阻隔。只能听到里面的震动声越来越强烈。

    片刻后,只听得轰的一声,紫色的光芒消散,渐渐恢复平静。

    二人瞪大了眼睛,往场中看去,很快,就看清两人站在那里,身上的气息都收敛了起来。一时分不清谁输谁赢。

    “好剑法。”

    盛辉先开口了,声音有些嘶哑。

    陈耀东平淡地说道,“能杀你的,自然是好剑。”

    “这剑法叫什么?”

    “独孤九剑。”

    “好——”盛辉说着,神情突然一僵,脖子上出现一道血线,紧接着,庞大的力量搅动着四周的天地元气,形成了一个紫色的漩涡。

    这是上古时代,圣阶死时会产生的异象。如果是元神境的强者,陨落时的异象会更加夸张。

    现代人间没有天地元气,也就不会产生什么异象了。

    吴薇和赵国栋看着盛辉身死的场景,目光变得呆滞起来。

    一位圣阶,就这样死在他们面前。

    虽说这十年来风起云涌,无数新生代的圣阶走上历史的舞台,不少圣阶都成了他们崛起的踏脚石,这十年里被杀的圣阶,已经超过了四十年前的那次世界大战。

    但这些对于圣阶以下的武者来说,还是太过遥远。他们两个名门出身,却还没出师,这也是第一次见到圣阶之死。更何况,是死在一位真元上境的武者手中。

    即便是在这个天才辈出的年代,在真元上境就能跟圣阶匹敌的天才武者曾经出过不少,但是有过斩杀圣阶战绩的,至今为止,也只有三位。

    现在,又多了一位。

    作为亲眼见证了这一战的人,吴薇和赵国栋心中除了震惊外,心情也极为复杂。

    同是真元上境,实力差距为何会如此之大?

    喀——

    突然,陈耀东手里的长剑碎裂开来,崩成好几截,显然已经彻底报废了。

    这一声,也打破了平静,二人终于反应了过来,同时下拜,“多谢救命之恩。”这一次,除了感激外,还多了几分敬畏。

    陈耀东说道,“不必谢我,早就听说黑甲卫行事酷烈,杀人不问缘由。我就算袖手旁观,这人也不会放过我。”

    “不,没有阁下的话,我们两个今日必死无疑。这等恩情,绝不敢忘。”

    陈耀东不想跟他们在这上面纠缠,话风一转,“真想谢我的话,把你的剑作为谢礼。”

    吴薇虽是修行者,身上也带着一把短剑,一看就不是凡品,她迟疑了不到一秒,就将短剑解下,双手奉上。

    陈耀东将剑接过,说道,“这一下,两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