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点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天才酷宝火爆妈咪 > 第969章 安安五岁了-全文完
    ???

    薄常安最近心情有点不好。

    原因是她哥哥又丢了。

    本来爸妈就经常丢,现在哥哥也开始不着家了,小家伙就开始有点接受不了了。

    梅奶奶给她做了樱桃烙,拿着梅花鹿图案的小勺子吃完后,小丫头就开始长吁短叹。

    梅姨收碗的时候,看这孩子又把小嘴撅得能挂油壶了,就蹲下来,捏捏她的小鼻尖,问“又怎么了,我的小姑奶奶?”

    安安愁心的望着梅奶奶,扁着小嘴问“梅奶奶,你说哥哥是不是不喜欢我啊?”

    梅姨将空碗放到一旁,坐到小丫头旁边,把她搂过来,问“怎么会这么想?”

    安安动作麻利的爬到梅奶奶怀里,坐在她身上,认真的控诉“他又不回家。”

    梅姨失笑“不是说了是新课题吗,实验室那边教授不放人,所以这个暑假就不回来了。”

    安安不听,就无精打采的趴在梅奶奶怀里,也不动弹。

    她现在也有五岁了,人大了,也重了,去年开始,梅奶奶就不抱她了,说是抱不动,但她还是喜欢大人抱。

    偶尔干妈和干爹过来的时候,干爹会抱她,安安可喜欢干爹了,她还经常在电视上看到干爹,梅奶奶也会放一些干爹拍的电视给她看。

    安安第一次看到干爹在电视上,跟其他大姐姐亲嘴时,都吓坏了,她半夜睡不着觉,想把这件事告诉干妈,可是想到干爹平时对她很好,还会让她骑在他脖子上,让她坐的老高老高,她又不忍心说,她怕说了,干妈要和干爹吵架,干爹以后可能就不是她干爹了。

    那段时间,是安安长这么大最纠结的一段时间,后来她在另一部电视上,看到干爹又跟另一个大姐姐亲嘴,这回是彻底炸了马蜂窝了,安安直接气坏了,她觉得干爹太坏太坏了。

    妈妈说过,男孩子不能随便亲女孩子,那是只有男女朋友或者夫妻才能做的事!干爹和干妈虽然没有结婚,不是夫妻,但是他们是男女朋友啊,干爹为什么总亲别的大姐姐!安安最后鼓起勇气,给干妈打了电话,说了一大堆有的没的,然后还是小心翼翼的,把干爹亲了别的大姐姐的事,跟干妈说了。

    干妈当时微笑着问她“真的吗?”

    安安想了想,就点头“真的。”

    干妈又问“你看到了?”

    安安又忐忑的点了点头“看到了。”

    之后,又过了好几天,干妈干爹突然来了她家,干妈脸色很沉,干爹气呼呼的。

    后来他们问安安,在哪里看到干爹亲别的大姐姐的,安安就指了指电视。

    安安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不过干妈和干爹突然又和好了,就跟娇娇姨和杨叔叔似的,说吵架就吵架,说和好又和好,特别奇怪。

    晚上,和妈妈通视频的时候,安安就担心的把这件事说了,结果妈妈一直笑,笑到后来电话都拿不稳了,最后是爸爸接过电话,问了安安一些最近有没有乖之类的话,安安说自己很乖,后面关于干爹干妈的事,她就忘了自己说到哪儿了。

    说起爸爸妈妈,上个星期爸爸说有几天假,要去什么岛旅游。

    安安当时可高兴了,回到房间就开始收拾自己的小行李。

    结果第二天,她睡醒的时候,爸爸妈妈已经走了,没带她,也没带哥哥,梅奶奶还纳闷问她“你怎么把衣服拿出来了?”

    “……”安安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后来她只能又把衣服放回柜子里。

    现在爸爸妈妈走了,哥哥暑假又不回来,其实哥哥跳级后,从去年开始,放假就不太回来。

    但是这不是暑假吗,安安还从来没试过,暑假见不到哥哥的。

    安安觉得很难过,她觉得大家好像都不喜欢跟她玩。

    梅姨搂着安安哄了好一会儿,好歹给这小丫头哄住了,又给她开了一部动画片让她转移视线。

    安安看动画片看了一会儿,又吃了一点西瓜,果然又忘了那些不开心的事了。

    晚上吃了晚饭,梅奶奶要下楼跳广场舞,安安就跟她一起去。

    梅奶奶跳舞的时候,她就坐在放音响的长椅旁边,抱着梅奶奶的毛巾,甩着双腿,喝着牛奶,看着这些奶奶们跳舞。

    “安安?”

    突然,有人喊她。

    安安扭头看过去,一下眼睛就亮了,跳下长椅扑过来,抱住来的人,仰头喊“奶奶!”

    又对奶奶后面的男人大声喊“爷爷!”

    “欸。”

    薄康用开心的应了声。

    于素兰把安安抱起来,托在怀里,捏捏她的鼻尖问“我们小安安在干什么呀?”

    安安抱住奶奶的脖子,小手往跳广场舞的奶奶们那边一指。

    于素兰笑着问“安安也会跳舞啊?”

    安安害羞的摇摇头“还不会呢……”“没事,以后奶奶教你。”

    安安开心的点头“嗯!”

    于素兰喜欢这孩子得不行,使劲亲了她一口,然后抱着她,去找梅姨说话。

    于素兰是来接安安去他们家玩的,幼儿园刚放了暑假,于素兰知道小修和千歌又跑不见了,又听说今年小译要留在学校,也不回家,就跟千歌说,她去接安安去他们家玩,也正好给梅姨放几天假。

    听说梅姨家的大儿媳妇又生了个儿子,梅姨都没时间多看看她的小孙孙。

    因为白天太热,于素兰是傍晚过来接人的,没想到在楼下就遇上了。

    于是这个夏天,安安没有再为爸爸妈妈哥哥不回家而忧心,她就在爷爷奶奶家,开心的度过了一个暑假。

    她还跟大伯家的鱼鱼弟弟,一起摘了院子里的葡萄藤,鱼鱼弟弟大名叫薄常禹,她就叫他鱼鱼,鱼鱼弟弟比她小两岁,今年才三岁,走路都不利索,安安在鱼鱼面前,就是个大姐姐的样子,她也只有在鱼鱼面前,才是姐姐。

    期间安安还见到一次大伯,大伯在首都那边工作,很难回家,这次是大伯跟大伯母一起回来的。

    安安高兴坏了,她特别喜欢大伯,大伯也喜欢她,经常给她带玩具,妈妈说大伯嘴巴坏,人不好相处,但是安安并不觉得,大伯经常夸她,说她好看,还给她扎辫子,她觉得大伯一点都不坏,大伯特别好。

    还有大伯母,大伯母经常给她买新衣服,每次她见到大伯母,大伯母都能变戏法似的从行李箱里掏出一大袋小裙子,都是买给她的!因为大伯大伯母对她好,所以安安也对鱼鱼好,鱼鱼跟着爷爷奶奶在安城住,安安经常能见到鱼鱼,她有什么好东西,都要分给鱼鱼。

    暑假结束,安安就回家了。

    安安回家的那天,鱼鱼还哭了,说不要安安姐姐走。

    安安就抱着鱼鱼,摸摸他的小脑袋,跟他说“我下个星期还来。”

    她每周周末,都会来爷爷奶奶家吃饭。

    鱼鱼一听,就不哭了。

    安安回到家里当天,就见到了哥哥。

    她瞬间就扑过来,一把抱住哥哥,大喊“哥哥!”

    梁小译被这丫头撞得往沙发上一栽,把她扶好,抱怨的说“你轻点,我现在眼睛还是花的。

    “安安立刻站好了,担心的看着哥哥“哥哥,你怎么了?”

    梁小译笑了一下,揉揉安安的脑袋“数据太乱了,整理了太久,没事。”

    安安撅着小嘴,抱住哥哥的胳膊,不说话了。

    梁小译捏了捏她的小嘴“怎么又翘嘴巴了,哥哥真的没事,过来,哥哥抱。”

    安安就爬到哥哥怀里,让哥哥抱她。

    又过了几天,哥哥又回到学校了,安安也开始上幼儿园了,某一天放学,她回家就看到了爸爸妈妈。

    小丫头兴奋坏了,冲过去就抱住妈妈的腿,仰头喊“妈妈!”

    梁千歌也很高兴,她弯腰抱起女儿,在女儿脸上亲了好多下,问“安安想不想妈妈啊?”

    “想想想想!”

    安安抓着妈妈的衣服说,又忐忑的望向刚刚打了电话,从露台进来的爸爸。

    薄修沉将手机放到桌上,坐在旁边,看安安那个眼神,失笑着问“你干什么?”

    安安攥紧妈妈的衣服,扁着小嘴,摇摇头。

    “吃饭了,吃饭了。”

    梅姨这时在餐厅那边喊道。

    梁千歌对女儿说“去洗手。”

    薄修沉这时起身,抱起女儿,说“爸爸带你去洗手。”

    安安点点头,又抱住了爸爸的脖子,让爸爸带她去洗手间。

    这天晚上,安安是在大房间睡的,她就睡在爸爸妈妈中间。

    睡着的之后,安安做了一个梦,她梦到,表面上笑眯眯的爸爸,又背着她,把妈妈偷走了,妈妈不见了,爸爸也不见了,后来哥哥也不见了。

    梦里的安安,伤心坏了,于是她手上,更加用力的抓牢了妈妈的睡衣,不让爸爸妈妈又偷偷摸摸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