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点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速流言 > 番外(二)走在阳光下
    喂,韩易,我穿这个裙子好看不?”

    “一般。”

    李猜放回衣柜,重新取了一件问“那这条?”

    “将就。”

    “那这条呢?”

    “就那样。”

    “……”

    李猜将衣服丢到韩易身上说,“你真是够了,我这衣服还是刚才第一件、第一件,你都没仔细看。”

    韩易此时拿着电话正站在窗边打电话,他一边打电话一边看李猜走马观花地选衣服,之前都还是看了看,但最后一件的确没时间看。

    他精准地接住了李猜丢过来的衣服,用口型说“等我一下。”

    李猜不再选了衣服了,转身走进洗手间,还是先将脸抹白点吧!俗话说“一白遮三丑”。ii

    她并不介意韩易没空看她,要是韩易有空,按他的尿性肯定就不是这么简单地说“可以”、“将就”等等,只会说“你那样子穿什么都是一副德性。”

    啊呸!

    李猜觉得自己根本不算是韩易的女朋友,她们就是一对死对头——自己一天要被韩易怼八顿。就第一天求和都还是那副拽样。

    李猜气呼呼地整理好妆容出来后,看见韩易手上搭着一套裤子出来,“就这个好看。”

    这是没毛病吧?!这是要让她捂出痱子来?

    “今天听说温度超过37度。”李猜掂量着裤子说,“不要了吧。”

    韩易不以为意,“车上有空调,吃饭的地方有空调。”

    ii

    李猜再一看上衣,半袖的?

    一向自以为风流倜傥的韩易眼光这么差?就算男女装扮有所不同,但这也太差了,天差地别啊!跟何况还是有“前妻”的五彩麻雀。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是二婚男人,所以要将我装扮成这样土气的模样,然后配的上你?”

    “咳咳咳——配你够了。”韩易有点别扭地说,“我你爸说,你哥要去。”

    纪叔叔?哥?

    ——孙文言!

    李猜再掂量掂量这长衣长裤说“这么穿不行,我妈要吼我,而且今天见你妈,这样不行。”

    “丑媳妇见公婆讲究多了,不过我妈没关系,姨妈都把你夸成一朵花了。”ii

    韩易这次到彭城,准备充分,就连他妈都是带上了,准备一鼓作气将李猜抱回家。

    他这番作为算是没给李猜没有留一点退路。――只有提回家的人才是自己的人。

    李猜在衣柜里翻了翻,将裤子换成了长裙,将长袖换成了短袖,“这样满意了吧!森女系。”

    “剩女系?”韩易瘪嘴一下说“也不算太差。走吧,总不能让你妈等我们。”

    这节奏是不是有点快?!

    李猜抱怨韩易说,“你为什么一早不告诉我你妈来了。”

    “嗯——”韩易想了想说,“我觉得会怕把你吓跑。”

    开车的时候,李猜一直在想,如果一开始韩易将这些主张说出来,她会不会如韩易说的那样闹?说韩易不顾自己的意思,一如既往地自作主张?!ii

    “我妈就是跟我来玩一趟,”韩易见李猜脸色很凝重,“当然也是想见见你,但如果你不愿意其实……”

    “我没不愿意,我只是觉得应该我登门拜访的,而不是她千里迢迢过来。”李猜故做轻松调侃韩易说,“我还真没见过你这样的,上门都是一带一,而你竟然敢在我不知道的时候登门,你就不怕我妈收拾你。”

    韩易虽然爱掩饰自己的心思,但这也让他很会揣摩别人的心思,他需要做的是打破李婉婷的防芥,而打破的前提是独自登门和她说明自己的想法。

    而且他必须将李猜的不足之处总结出来。做母亲的都知道自己的子女有什么优点和缺点,他能看见缺点并包容才能让李婉婷放心。

    走到吃饭的地方,李猜突然觉得自己腿有点发颤,比上一次去韩易姨妈家还紧张,不知道韩易到她家是怎么安然自若的。ii

    “我想去上厕所。”

    韩易突然凝滞了眉宇,一副“我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表情说“你上次去我姨妈家也是闹着要上厕所,你这是……紧张?”

    李猜不喜欢在拽得二五八万的韩易面前暴露自己的心思,咬牙撑着“没有,没有,我就是单纯的想上厕所。”

    李猜在厕所蹲的有些久,等她出来时发现徐长郡正站在厕所门口,像极了她第一次去韩易疗养院跑到厕所寻找“生路”时在外守着她的唐朝海。

    “嫂子。”徐长郡笑着说,“这下是正儿八经是未过门的嫂子了。”

    李猜看见徐长郡愣了一霎,“我是多待了会,你哥也不至于让你到这里来堵我吧!”

    “你妈妈已经过来了,我哥和他们在一起,我哥说就等你压轴出场了。”ii

    李猜以为徐长郡说着玩的,没想到一进包间真是被万众瞩目的感觉。原本以为只有为数不多的人,但没想到与韩易关系近的亲属都上阵了,一张大圆桌坐了十个人。

    被很多人同时打量,李猜骤然暴露了自己的问题,在厕所里做的心理建设轰然消散“那个……那个……我、我上个厕……厕所。”

    虽然结巴但话还是说清楚了。没等李婉婷说什么韩易就站了起来,将李猜拉到身边,顺手揉揉李猜的头顶说,“这么紧张做什么。”

    李猜被韩易拉过去,坐在自己旁边,而她另外一边是李婉婷。

    徐长郡随后也坐了下来,等所有人都入座后,李猜发现这位置类似分楚汉河界,像是要谈判一样。ii

    李婉婷扫了一眼李猜,没有说她什么,继续和韩易的母亲聊着。

    李猜听见韩易妈妈说“我儿子年纪不小了,如果亲家觉得没意见,我们就可以商量一下什么时候办最合适……”

    “咳咳咳——”

    如果不是掩住嘴,李猜觉得刚入口的茶水都要喷出来了。

    便宜哥咬着嘴唇,忍住笑意看了看李猜,给她悄悄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李猜瞪了一眼孙文言后规矩地坐着不吭声。

    ……说好得欢欢喜喜谈恋爱呢!

    不过这时李猜忽然想明白了之前车上所想。

    自己就是一个需要别人帮她拿主意的人,也真是因为如此,韩易才私自做主张登门。给她一种无形的力量,让她安心,告诉她——他们在一起是被祝福的,一点都不需要谁的众叛亲离。ii

    韩易的母亲和李婉婷俩人相处融洽,这也慢慢缓和了李猜紧张的情绪。

    饭后,韩易一家人准备送走了皇太后,而她自己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一时间不知所措。

    谁都年轻过,而且俩人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皇太后望了俩人一眼,意味深长地低声道“注意安全。”

    李猜眸光流转了一圈说“韩易会送我回家的,妈你放心。”

    李婉婷眉头微不可查地皱了一下后望了韩易一眼,随后带着笑意向他母亲告了别。

    李猜觉得皇太后最后的话别有深意,说“我送你们上车。”

    韩易低笑点点头。

    李猜走了一趟弄明白了李婉婷说“安全”的意思,回来时韩易还站在原地等她。ii

    “你妈妈他们……”

    “我妈想让你陪她散步,你去吗?你要是不自在,我去和她说说。”

    之前韩易的母亲什么都没问李猜,而现在多少要说些什么,李猜认为。

    “不用了,我去,”李猜说,“你放心吧,我未来的妈怎么会不自在。”

    韩易揉揉她的脑袋,拥抱着李猜,低头在她脸上亲吻了一下说,“我跟我叔叔在后面走,只要你吆喝一声,我立即赶过来解救我的公主。”

    李猜和韩易走出去的时候,韩易母亲已经等在外面了,徐长郡一家人先走了一步,而这回就剩下他们几人。

    韩易母亲说“不用拘束,我就是跟你聊聊无关紧要的东西。”ii

    “嗯,”局促的李猜应道说,“我也不是拘束,就是第一次见他重要的人感觉有点没做好准备。”

    “生命中有太多事情都没有准备,来的时候欢喜、紧张、始料不及,却没想过等老了回首往事时那些都不过是尔尔。”韩易母亲说,“嗯,我想你和韩易在一起还是做了很多准备的,他的身份和他父亲那边……”

    李猜没想过韩易母亲是要和她说这些事,只道“我明白,我已经见过他父亲了。”用一种特别的方式。

    “不是很有好是吗?”韩易母亲说,“他那谦谦君子的模样很讨姑娘喜欢,当年我也是这么爱上他的,可后来才发现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后来韩易没少说我,导致他现在越是在乎的人越是说不来客气的好话。”ii

    李猜暗自道不怼人的韩易就不是韩易了。

    “阿姨,韩易为什么放弃保送去国外进修?”

    “为可以自保,就算在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也能活着。”

    李猜听完韩易母亲的话后,想起了曾经五彩麻雀的话,多了一个她会让韩易分身乏术,兼顾不了她,而她总还上赶着将自己送到人家门口去。

    即使李猜现在轻描淡写听着这些过往,但她还是想象不出韩易年少时是怎么的如履薄冰,她总感慨韩易强大,但却忽略了越是强大的背后越是有一个无助的过往……

    步行将韩易母亲送回酒店后,韩易和他叔叔也走了上来,韩母也如李婉婷一样对韩易说“回去注意安全。”

    一语双关的安全李猜瞬间明白了意思,她红着脸不说话,而韩易连连点头,“妈,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

    办事让李猜的脸更加红了,但也不方便说些什么,只保持着微笑看着这对母子。

    “吃饭的时候我妈和你妈说的事情,你觉得怎么样?”韩易牵着李猜的手朝停车场走去。

    李猜问牛答马,“韩易,你真帅。”

    嗯?

    怔然了一霎的韩易自夸道“那是,你老公我最帅。”

    人生所有的经历都能算做一笔财富,韩易知道自己的母亲会和李猜说什么,但他也确信李猜会回答什么。

    “我爸原本要出国的,因为韩彦和他妈的事情,他现在不准备出去了,我虽然恨过他也怨过他,但他始终是我父亲,小猜对不起,我只能做到这样了。”

    韩彦说韩易和他一样,其实一点都不一样,他们天差地别,韩易的身边永远有一根线拉扯着他,这便是他自小感受到的亲情。

    “我懂,我也明白,这才是我帅气的男朋友。”李猜突然画风一转,说,“可是现在我都要热死了,咱们能不能不要盯着烈日在下面走了,你看路边的人都像是在看傻逼一样看着我们。”

    ——我想和你手牵手地走在阳光下面,不受胁迫,不受约束,不惧别人的目光。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