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点书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权争霸 > 726.术法
    宫内的韩烈王一直在思考着申不害的话,他觉的申不害的话说的十分有道理。

    如果他立韩然为王,韩虎必然不会服气,身为嫡长子的韩虎手底下有着诸多的跟随者,等他死后,韩虎不服气,恐怕韩国不会爆发内乱。

    到那个时候,韩国不是亡于别人手中怕是会亡于自己的手中。

    韩烈王看向一旁的老太监说道“你去把韩虎给我叫来,我要和他商议商议!”

    不一会一位长相刚毅的男子走向前来,他看着韩烈王,抱拳说道“父王此次召见而臣所为何事?”

    “父王跟很多人说过,你不适合做王,韩然适合,父王有意推举韩然为王!”

    “只是不知韩然为王,你韩虎可否服气呢?”韩烈王看着韩虎说道。ii

    韩虎一笑摇了摇头说道“韩然何等何能,能让父亲立他为王上?韩然只是韩国公族之人,他不是父亲的儿子,更非嫡长子!”

    “儿臣也不明白,父亲为何对我为王有这么如此之大的意见。”韩虎看着韩烈王说道。

    “我少年文武便双全,如今二十出头,虽然天下能人皆出。我韩虎不能称之为国士无双,但至少可称一方大才!”韩虎看着韩烈王说道。

    韩虎为人刚毅,但其中才识也是十分的高,正如韩虎自己所说的一样,虽然不是什么国士无双的顶级大才,但是在韩国与那些士人相比,他韩虎是可以称一方大才的。

    “虽然你父王我不赞成你为王,给大臣们说了,大臣们和父王一样的观点,但是有位人,建议你为王,这个人的份量还十分重!”韩烈王看着自己的儿子说道。ii

    韩虎一愣,然后看着韩烈王,心里嘀咕道自己这老糊涂的父亲要什么?

    其实在韩虎眼里,韩烈王已经老了,无法在成为帝国这个棋局的棋手了,该由他来操控这个棋局,未来必然会比现在好很多。

    “相国申不害给我说,如果我不立你为王,韩国必然内乱!”韩烈王看着韩虎说道。

    申不害虽然没有明说,但基本上是这个意思,告诉韩烈王,如果他执意不立韩虎为王,韩虎不会轻易服气,到时候必然会与韩然争斗,到时候二虎相争,必然有一个胜利者,但是他们相争损耗的乃韩国的根基。

    无论是继承了大统,这韩国必然会消耗很大的资源,申不害虽然没有明说,但是申不害觉的自己这么一说,该立谁为王,这韩烈王心中该有个数了。ii

    “但你是我的儿子,我不可能杀掉你!”韩烈王看着韩虎说道。

    韩烈王一开始是动了杀心,如楚怀王一样,要立下一个人为王,还要保证国内不会出现争斗,那就把威胁王位的竞争对手都给杀掉。

    但是韩烈王的心没有楚怀这么狠,可以轻易杀掉自己的儿子,毕竟血浓于水,骨肉相连。

    “这王位必然是你的!”韩烈王看着韩虎说道。

    “我这次叫你前来,只是希望你能记住,国与国之间,充满了尔虞我诈,不要轻易的听信诸国之言!”

    “还有申不害的变法,前往不要否定,我韩国因为申不害的术法才因此成为劲韩!韩烈王看着韩虎说道。

    申不害在韩国的短短几年,可以说是把韩国变的很彻底,他推广一种名为术的治国方式。ii

    所谓术,那就是权术,运用权术治国,国君为神,臣子皆为奴仆,臣不可以越权,尽责本分,赏罚分明,法便是法,冷酷而无情。

    谁犯法,便绝对的处罚谁,无论他是何王公贵族,这种从内部的改革,让韩国的中央权势再次集中,同时国库得到了一股充实。

    韩国的常备军多增加了二十万之众,劲韩之称,绝非浪得虚名。

    “还有啊,我确实有立韩然之心,韩然的才华相比你也清楚,他是张平的徒弟,张平评价他,精通谋略,他也是申不害的徒弟,跟随申不害学习术法!”

    “我的那个王弟是一个军事大才,当年要不是有他在,我韩国早已亡国!”

    “你继承王位之后,千万不能为难这二人,还要重用这二人,有他俩在,我韩国江山可保无忧!”ii

    “父王的寿命不多了,未来的韩国,便到你的手中,要对得起父王,要对得起身为韩王的自己!”韩烈王看着申不害,慢慢的说道。

    韩虎沉默了很久,然后跪在地上“父王的教诲,儿臣谨记!”

    翌日,韩国,新郑。

    韩烈王和往日一样开着朝会,底下的大臣们都在底下站着,韩烈王对众臣说道“我年事已高,储君也早已订好,我百年之后,虎儿便是诸位的新君!”

    “诸位一定要尊虎儿为王,不可有二心,不然天打五雷轰!”韩烈王对众人说道。

    “我等明白!”随后众人跪在地上,众人看着韩烈王,知道他快死了,也知道韩虎的继承人的资格是确定下来。

    而韩成与韩然是很懵,他们二人本来觉的这王位会到他们的手中,怎么画风突变,韩烈王怎么还是让韩虎为王。

    更是在朝会上确认一下韩虎的身份,告诉这些人,而申不害低着头,他知道韩虎为王,全凭着自己的一句话。

    韩虎看了一眼那里低着头的申不害,他也知道自己能成为王,多半有申不害的支持,如果申不害不支持自己,没有给父亲说那段话,也许今日确立储君之位的便是父亲的侄子韩然。

    他对申不害有着很深的谢意,但是看向一旁韩成与韩然,心中多了一份恨意,他知道如果不是申不害的一句话,自己的这个堂弟可能就是新的韩王了。

    他心中想着等他继承王位,必然要报复一下这俩人,让他们受到一些窥视王位的惩戒。

    当众人跪下来朝拜的时候,韩烈王没有声音了,众人们都是一愣,韩虎更是一愣,然后看向前方“父亲,父亲……”心里嘀咕道自己的老爹不会是死了吧。

    而只见韩烈王抬头看向韩虎,眼睛有些迷离“不好意思啊,钢城睡着了,太累了,太累了!”说完还打了两个哈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