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点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界巨擘系统 > 第487章
    拂檀与合欢宗宗主交战到了一块,子吟刚想祭出法宝帮忙师父,却看见几位修为高深的魔修将自己团团围住。布满山纹的玉印骤然变大,玉山猛然砸向身边最近的魔修。

    魔修咆哮一声,数道血光齐齐打向子吟。子吟宛若游龙,身手矫健的躲闪血柱的攻击,银龙探爪拍死了不少魔修弟子,使得子吟身上红衣的红更加深邃了几分。

    剑光闪过,飞剑刺穿子吟的肩头,将子吟钉入地面动弹不得。鲜血浸入地面,魔气与灵力在体内排斥敌对,随着鲜血的流出似乎减少了三分敌意。魔气与血液默默交融,体内的灵力终于停止躁动。

    拂檀仍在与宗主交战,子吟努力提起真元,将一枚青色的药丸吞入口中。躺在地上利用游龙剑努力干扰着魔修,翻天印越战越小,随着子吟的灵力枯竭,逐渐萎靡。

    曾衡把玩着手中的玉钰,心思不知飘向何方,合欢宗的覆灭是大势所趋,想必师兄道友们都在尽力搏杀,自己就安安稳稳的隐藏在这阵盘中也说不过去阴德的意思估计是叫自己保护素和真,不过,倒是担心过头了。

    漫不经心的理了理身上并不明显的褶皱,这逐鹿大比若是不见点血,那未免也太落下乘,曾衡将雷虎留在素和真身边保护她,顺便留下一缕神识,以防出现不测自己也有所感知。

    运转灵力眨眼之间出现在一群魔修逃窜的方向,百年的修行,她手上修士的性命也不少,不过那都是该杀之人,更别论穷凶极恶的魔修。

    抬手满天青叶飞舞,暗藏杀机的针叶转瞬间抹掉了一片人的脖子,“杀生为护生,斩业非斩人!”

    汤水过喉,初淡过后百感酸甜如人生体味一时齐涌心头,伴随而来的还有过往之事幕幕浮现,幕幕…流逝?渠渠大喊之声乍如惊雷劈过脑海,赶忙暗自凝聚神识试图抵抗那股源源不断的流逝之力,心神分散,竟未留意那风情万种的女子已然立在自己跟前。

    “…有,我的心愿可还多着,”下颌被挑起,对上女子妩媚双眸,他眼神愈来愈冷,“寻到问渠,离开这鬼地方,然后……”最后一个字音落下时,牙齿突然用力咬过舌尖,瞬间泛起的剧痛迫使精神集中,趁着一刹清醒闪电般出手扣上女人脖颈力道猛收直把人往后方柱子上狠狠一撞,把整间草肆撞出“嘭”地一声响。

    “…解法。”

    “哈哈哈,终于结束了。”她凭借直觉选择了红色的功法放入储物袋,随即把出鞘的剑收入剑匣,又是咀嚼了一番刚刚的战斗,对着子静师兄点头道,“是啊,不虚此行。”

    稍作放松的下一刻,洪水猛兽破壁袭来,“糟了!师兄!”水流的速度超过她的想象,很快她就和子静被水流冲散,好在自己是水灵根,对水的亲和性不差,接住灵根的力量,灵力外放,形成一个庇护自己的水膜,让她能在这激流中能轻松一些,“可恶,这水流让我和师兄走散了,不知他那边能应付吗。”但是顾不得她多想,当务之急是尽快找到能上岸的地方辨明方向。

    幻境褪去,寄云潇握着手中的血珠看着最后消失的结局。“愿你来生不要再踏错道路,愿你来生能得遇良人。”

    危机解除,寄云潇盘腿调息恢复灵力。不知过了多久,远方的传来微湿的空气让寄云潇警觉起来。随即而来滔天巨浪更是让寄云潇瞬间警觉起来。

    阵纹浮现自周身浮现,四周灵力汇聚自寄云潇身后,六道银翼自寄云潇身后浮现。每一片羽翼皆是亮银色的剑锋组成。剑翼之上充斥着剑气与阵纹的气息,剑翼一收一扬间,无形气流带着寄云潇冲天而起,瞬间躲过了滔天巨浪的袭击。

    巨浪过后,四周彻底变成了一片汪洋世界。然而诡异的是这水发出的颜色却是入墨一般的黑,四周开放的彼岸花更是透露着诡异危险的气氛。“冥河吗……”

    寄云潇挥动剑翼来到叶玖歌身边。“没有路了,看来我们只能潜入这水下了。但是水下危险重重,我们一前一后进去,互相也好有个照应。”寄云潇将一块玉石递给叶玖歌“这上边刻有的归元无极经过我重新构筑,现在已经可以抵御不超过大乘期修士的攻击,自己多加小心。”寄云潇说完剑翼一扬,整个人如电一般撞向大海,入水一瞬间剑翼回拢将寄云潇整个人包裹在剑翼之中。

    既是爱,有何来无情?正在心里吐槽,远处就传来浪花拍击着石块的声音。周遭干燥的空气逐渐变得湿润,只是秋季要来了,叶玖歌赶紧启动避水珠。青赤剑深深插进土地,灵力固定身形防止被冲走。再次睁眼,周围已经全是海水。透明的小鱼时不时从她眼前游过。来不及欣赏,耳边就传来一些轻微的吼叫。叶玖歌开始吸收周遭的灵力补充之前的消耗,深海的未知更加危险。听到寄云潇的话,接过他的玉石,露出一个微笑表示感谢。补充完灵力后,她跟着寄云潇后面潜入海底,放出神识以防危险。

    变化总先计划一步,既已如此,早些动手又何妨。入合欢,警钟敲响,入了虎穴,不抢先一步,岂不任人宰割。随着同行友人纷纷打响战火,剑已出鞘,划过火光道道,弥漫空中,点亮周身。是以防御为主,剑芒纷扬焕出屏障,不忘四处寻着,寻那心心念念的身影。此刻情形,更不知在何处,亦不知伤势如何。亦有曾衡,若她失了反击之力,怕是凶多吉少。二人皆挂念,一时心急,灵力或有失控,泛出火光乍现,尤为刺目。

    “但愿,皆安好。”拥有物品青笛(控制结丹初期妖兽一刻钟)、替身、爆破、传音、遁地、鸳鸯、自欺欺人符各一、灯鱼(水障球),2、食人花2、红叶1、飞雪剑1,尖叫球1,涌心符1,八味混元丹1,扫把1,灵石36221,玉符(化神期的一招攻击)朱雀牌,使用后可召唤朱雀残影打出化神期致命一击。

    《元皇印》地阶功法,共3个阶段,使用的时候,第一阶段可对自身添加防御效益(体魄+200),第二阶段可用神识结印跨一个小级别打架(神识+500),第三阶段可神识凝体幻形元皇钟跨越一个大境界攻击对方本体。(灵力+1000)

    千机伞平常是以伞的形态示人,可在长矛,伞,弩箭三种形态下切换。长矛形态伞骨贴着伞柄折叠收起,顶头换以矛刃伞形态最基础的防御形态,无视腐蚀,可抵挡一次元婴全力攻击弩箭形态在伞形态的基础上,顶头换做暗器孔可在里面装各种暗器或者弩箭。注以上三种形态需以灵力加持,灵力枯竭形态自动退化为伞形态好感度段青莲+8203日耀三长老+8000

    拥有宠物异兽嬴鱼元婴中期灵兽鱼身而鸟翼,音如鸳鸯,可抵挡出窍期以下两次攻击。

    碧水荡漾,水汽氤氲攀上树梢,叶尖上的水滑落,入我领,惊起一哆嗦。手持匣子随之抖动,鱼食纷纷散落池中,溅起涟漪,又引锦鲤争食,衣裙沾湿,染上些凉意,盯着裙摆许久,才惊呼出声

    “啊。”

    方才还觉得艳丽的锦鲤,如今看来却面目可憎的紧,争抢可太粗鲁,还是安静些好看。

    坐在池边圆石上,香缇薄纱铺散开,如鲛人鱼尾,更显灵气。终究是一粒粒饲养方便,指尖轻触水面,荡起阵阵波纹,一圈圈晕染开,我轻笑出声。

    有传音,是师傅,说是让我往三峰找寒栖师叔,终于让我逮住机会,撒欢似的往三峰去,一路询问找到师叔居所,人未至,声先到

    “师叔我来了!”

    快近身时,忙作揖行礼,规矩还是不能忘的。

    碧草鲜艳,繁花如锦。清凌凌的小溪叮咚作响,寒栖一身白衣若雪,头上戴了伺候的小童做的野花环。细碎的花瓣被吹风落,或流连乌发,或缠绵白裙。“你来了——”清音呖呖,人站在花簇间,雪白柔软的衣裳也变成了天上的桃花色。

    “这次唤你来,是有东西给你。”她的美眸含情,对着喜爱的小辈,自然也是柔软。素手轻挥,手上却是多了一个狭长的玉盒。“这是拜师礼,也是见面礼。”

    千机伞平常是以伞的形态示人,可在长矛,伞,弩箭三种形态下切换。长矛形态伞骨贴着伞柄折叠收起,顶头换以矛刃伞形态最基础的防御形态,无视腐蚀,可抵挡一次元婴全力攻击弩箭形态在伞形态的基础上,顶头换做暗器孔可在里面装各种暗器或者弩箭。

    看着师叔拿出来的宝贝,照单全收,忍不住的哇出声来,因为一直在宗门内修习,并未外出历练,所以家当少的可怜,师叔算是解了我的燃眉之急。扑倒师叔怀里撒个娇,自从来到日耀,师父和各位师叔待我是极好的,其中感动不能言语,只能更努力为日耀争光。梵玉楼刚刚布下降魔阵后就听到计划提前的消息,正心中疑惑是怎么一回事便已经来到了合欢宗内。

    梵玉楼手持金雷禅与合欢宗人开始厮杀,佛门有慈眉善目的佛陀,更是有怒目金刚,她将身边的合欢宗人振开,朝游子吟和拂檀他们那里走去。

    “贫尼先去寻找子吟道友他们了。但愿赶趟。”

    她一甩手,抛出十几个佛珠在她的面前炸出一条路来,然后快步跑去。

    “段段……”经脉里已是空空如也,半点灵力都无,超负荷的战斗让瓜儿的嘶吼都是有气无力的,无忧如何白衣男子又是谁?胸前爪伤处可见白骨,血液快将衣衫全然染红,却也让瓜儿咬住了最后的神智。一瓶丹药被尽数倒入嘴中,也不顾是不是吃错药,艰难的嚼碎药丸,古怪的草药苦涩味自舌尖蔓延。

    丹田处星星点点的灵力慢慢汇入全身经脉,流失的气力恢复了一点。是白兜帽男子啊。瓜儿终于看清了抱着无忧的那人,是书院里见过的人,既然他救了无忧,至少他对无忧没有恶意,袖手旁观也是常情。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去察探其他人的状况,没再管无忧和白兜帽男子。

    再上段师姐被掳走,总让她心里有所不安,总觉得对面的人在隐瞒了什么。

    半蜷着身子努力调整角度不要在被丢出的时候造成二次伤害,结果并没有意料之中的与地面进行亲密接触。虽说被喂了丹药,但是眼皮重重的只想合上。昏迷之前,一丝灵力顺着掌心拍入那人的胸口,在心脉处用力的拧了一下,转瞬即逝。“疼死?“段段——”寒栖嗓音凄厉,宛若杜鹃嘶鸣。明明早就猜到,为什么还是抵不过?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段段被九尾带走,无能为力。众人皆有不同的损伤,其中无忧,瓜儿程度最深。她能明显感觉到灵力反噬,只得按捺下纷扰的心绪,强迫将外界的灵力调动至丹田处疗伤。

    伤势痊愈大半,她望着白衣兜帽的男子微微出神。身份成谜,异域面孔。掐诀清了清身上沾染灰尘的衣裙,平复心绪,轻声问道“多谢阁下出手相助。”

    来自渡劫期的威压远不是他们几人所能抗衡的,与九尾匆匆过了两招才知其中差距。见瓜儿已被九尾抓伤,现今还欲对无忧动手,池宴助她强行破障随后又上前与九尾缠斗。九尾的怒意更甚,竟对着无忧下了杀手。她看着那样恐怖的场景惊呼出声却无法阻止,双眸尽显悲痛之色。她还欲上前却忽然现出一位蒙面公子救下了她,柴柔长舒一口气盯着九尾依然不敢放松戒备。而后者竟然劫走了日耀的师姐一溜烟没了影。她不禁愤愤然收回了剑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