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点书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唐侠 > 第十章 天崩地裂谁来扛
    从宫内琐事,一直聊到最近的太子睦王内斗,两人谈天说地,不觉时光飞逝。

    李秉正说到这次出门遇到安子,准备等下次李选出宫介绍两人认识。

    忽然间,就有人敲了门。李选传唤之后,进来的是一位年纪几乎已有六旬的女官,浅黄的右衽袍子外面套一件乌纱长衫,她皮肤略有松弛,但精神依旧矍铄

    她正是这临照殿的大宫女——湉浈。

    湉浈端着餐盘走到李选身边,先放一碗在桌上,微笑着说道“今天是殿下生辰,准备的菜色比较多,我有点忙不过来,午膳要晚一点。怕两位殿下饿着,就先做了莲叶圆子,两位殿下先随便吃点。”

    说完也笑着端另一碗给李秉,她刚端起碗底,李秉就伸手来接

    “湉浈姑姑的手艺,那是御内大厨都比不上,好久都没尝过了,一直还想着这个味道呢!”

    “世子殿下真是折煞奴婢了。”她伸手递碗,和李秉的手交在一起,眼神正好落在他右手手腕上。

    湉浈目光停留一瞬,立刻移开,行礼微笑道“那两位殿下先聊着,午膳大概还要半个时辰。”说完便退了出去。

    她刚走,李秉拿起碗,只是三勺就把六个圆子吃个干净,两腮胀的像松鼠一般,嚼了嚼,又囫囵吞了下去,端起碗连汤也喝了。

    “你饿死鬼投胎啊!吃这么快!”李选白了他一眼。

    “你不知道,睦王的人一早就到府上等我,我早膳都没用就出门了。这都快午时了,我还什么也没吃呢!”说完指了指李选身前那碗“你这碗吃不吃,不吃我吃了……”

    不等他回话,李秉径直端碗起来,刚要吃,又放下“算了,再把你这碗用了,一会真的就没肚子再吃别的菜了。湉浈的手艺是真的好,光吃这荷叶圆子也太可惜了!”

    他想了想,又道“我看她好像又老了不少,快六十了吧,是不是要到了出宫回乡的年纪了?”

    “已经六十了,按说今年就该出宫的,不过我向皇后娘娘求了情,允许她留下伺候我,一直到我出宫开府。”李选叹了口气“反正今年我已经十七了,最晚到了二十,按礼制,我就要出宫单独开府。到时候她就跟我一起出宫,算是颐养天年。”

    说完他又道“我母亲还在掖庭宫,当‘典设女官’的时候,她就曾是母亲的教引女官,又是同乡,也对母亲多有照顾。后来母亲得了一夜宠幸,被封了才人,就点了她来做这临照殿的大宫女。

    可惜母亲怀我的时候胎位不正,不仅生产的时候让我落下残疾,自己也血崩而亡。虽然后来被追封为婕妤,但按照规矩,我是要交给其他妃嫔寄养的。母亲在后宫没有相熟的嫔妃,怕别的后妃有了自己的孩子后,会苛待我。临终前求了父皇恩典,让湉浈把我带大。

    所以啊,我和她,虽是主仆,但也当她是亲人。我马上就要开府了,这个时候把她敢回老家,让她孤独终老,不是太残忍了?不如再等一两年,跟我分府,颐养天年。”

    (典设女官,正七品,负责太极宫的帏帐茵席扫洒张设。才人,是正五品皇帝侍妾。婕妤,正三品皇帝侍妾。)

    李秉也点头道“你对她是真的好!不过话说回来,也多亏了湉浈,你才安稳在这宫里长这么大。一个无权无势的大宫女,要在宫里护你周全,还是要点本事的。”

    “是呀!她是很有本事!”李选淡淡一笑,忽然又岔开话题“对了,有个事情,要问你。听说前几天睦王去你府上作客?是去游说襄王了吗?”

    “哟!你的消息还挺灵通的嘛。”李秉摇头笑道“不过那时候我父王还没回来,他也就是坐下随便聊聊。”

    李选长呼出一口气来,心中石头落定“那就好,那就好!”

    这倒是让人不解了,李秉微微皱眉,面色沉静“怎么?你好像很怕我父王跟睦王走的很近?”

    李选拉着自己的椅子,跟李秉靠的更近,低声道“我也是道听途说的,父皇可能要惩戒睦王了,所以这个时候要离他远点!千万不要卷入党争。”

    “什么?这话你听谁说的?”李秉大为惊异,不等他在说话,就被李选一把按住嘴巴。

    “你小点声!”他一脸谨慎,又道“这个事情我也不想多管,但是看着他给我送的那对翡翠马,我有点担心襄王真的被睦王的各种小伎俩给说动了。总之你让襄王置身事外就好了。”

    他看着李秉还想追问,无奈之下,又道“好啦,好啦!都告诉你!”

    “你也知道,朝廷的事情我说不上话,唯独和这些宫人聊得来。前后有几件事情,让我猜测,父皇应该是要收拾睦王了。”

    他整顿面容,正襟危坐“昨天,司空闻将军回京述职,你知道的吧。”看李秉点头又道“看似是回京述职,实际上是吐蕃要来议和,所以两边都调动了兵马,做个态度出来。”

    “哟?这你也知道?”这两个消息,李秉在西明寺的时候,已经知道了。从西明寺回王府,还碰到了一个兵马队伍,正是司空闻将军带领的述职官员队伍。

    李选不接话,又道“这并不是主要的。而是司空闻见过父皇之后,一出宫,你猜他去了哪里?”

    “去了哪?”李秉转念一想“难道是去了睦王府?啊!不能吧,司空闻不是在太子和睦王中,保持中立的吗?”

    “那是大家都以为他保持中立,实际上恐怕早就是睦王的心腹了。不光如此,一起密谋的,还有另外两人,一个是郑国公‘鱼朝恩’,还有一个是回纥人,倒是不知道是谁。”

    这鱼朝恩,就是鱼令徽(见一卷)的父亲,本是个宦官,安史之乱爆发后,和襄王李僙一人领一队兵马,左右夹击叛军,立下战功,深得代宗宠幸,一路加官进爵,最后官拜郑国公,掌握实权,权倾朝野。

    襄王李僙在朝时,尚能压他一头,不过李僙为了不引起代宗忌惮,已经交还兵马大权,不议朝政四年余。整个朝廷,能制约鱼朝恩的人,只剩下宰相一人。

    李秉更加惊异“难道鱼朝恩也倒向睦王了吗?这件事你是听谁说的?”

    “还能听谁说啊,宫里的小太监说的呗,这话传的有模有样的,不像是谣传。现在宫里的太监们,都已经蠢蠢欲动,打算站队效忠睦王了。储君之争,影响到整个皇宫,这些事情还不是一等一的重要,所以人人都在打听消息。”

    李秉心道,如果这个消息属实,那睦王和太子的权势就失衡了。司空闻是军部高位要员,鱼朝恩也有不少兵马在手,本身还曾是宦官,宫里眼线众多,这几年在文官中结党营私,势力实在太大。

    如果这两人已经倒想睦王,那太子岂不是毫无胜算。

    他想到这里,忽然反应过来,对李选道“按你这么说,睦王胜算这么大,我不应该劝父王支持睦王吗?怎么你还劝我要远离他?”

    李选吞了口唾沫,用更小的声音说道“所以啊,这就是我要给你说的更重要的事情——父皇对这个事情很不高兴,私下已经找宰相大人谈论过,可能要动手惩治睦王了。

    原本父皇还在观望,看看二人到底谁更贤德。不过这半年下来,睦王如此张狂,不知进退,父皇很是不满!现在这个时候,你让襄王可千万要明哲保身,不要过早卷进来!”

    “啊!你这个消息你又是怎么得到的?”

    “御书房里,有几个跟我特别好的小太监,私下跟我说的,劝我置身事外呢。父皇屏退左右,和宰相大人商量着要处死鱼朝恩!”

    这李选每每说话,都语出惊人,李秉几乎要不能相信这个藏在宫里失宠的皇子,居然知道这么多惊天消息。

    “鱼朝恩仗着自己的平叛的功绩,结党营私,专横跋扈,三翻四次顶撞父皇,已经惹得他很不悦了。上一次,他小儿子鱼令徽在吐蕃平乱中有功,父皇本来准备赏个六品官,结果他硬是逼着,让换了三品。这个事情触怒龙颜,父皇发了好大的火。

    张狂至此,怕是命不久矣。所以,你也千万别跟着掺和。”

    李秉听得心惊肉跳,原来还以为这太子睦王之争,只是略有些焦灼,没想到居然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当下连道“我晓得了!这些事情你不说,恐怕我父王也不知道。我回去就告诉他!”

    “这事,你们府上自己知道就好,千万别外传啊!”说完他又狐疑道“这几天也尽量不要出门,睦王的暗哨似乎也知道了这个消息,所以睦王可能要有大动作了。”

    他摇头晃脑,看似漫不经心“你说现在睦王的实力还真是强大,鱼朝恩控制着‘神策军’‘神威军’,一共两千人的禁军;司空闻回京述职,带的兵马,差不多也是两千,光是高级军士,就有二百人,剩下的也都是精锐。

    他们密谋剩下的那个回纥人,不知道是谁。不过能和司空闻鱼朝恩在一起议事,恐怕也有些势力吧。”

    李秉听着眯起眼睛“回纥人?”

    “对,肯定是回纥人没错,高高瘦瘦的,好像叫什么……阿爹?你说这个名字是不是好笑!”

    阿爹?阿爹?李秉想到这里,忽然灵光一闪是阿跌瑟!

    他又想起糜歆前几日,跟自己说的睦王的情报情,原本就猜睦王和融教有关系,这下是证据确凿了。

    难道龙尊者,真的是睦王殿下?

    李秉想到这里,连连摇头这实在有些太匪夷所思了,一个江湖势力,居然和大唐皇子勾搭在一起?

    现在睦王手里有两千禁军,两千精锐士兵,可能还有些回纥人马,都在长安城,要干什么呢?这点人马袭击太极宫还是有点勉强吧。就算鱼朝恩有内应,少说也要万人才能逼宫。否则只有等陛下出宫才行了。

    啊!

    天呐!

    李秉想的出神,忽然一个激灵,猛的站了起来。

    明天就是年终尾祭!皇上太子都要出宫,去西明寺祭拜!这四千人如果在路上设伏,那后果……不堪设想!

    他想到这里,再也坐不住,急的在屋里踱步,思绪更乱。

    李选看他焦急,问到到底怎么了?

    “事情大大不妙,睦王可能要谋反,我要回去通知父王。”李秉连忙起身,看他要再问“来不及跟你解释了!你明日不去祭拜大殿,千万要锁好宫门,谁叫都不要开!”

    说完三两步就出了临照殿,再次交代李选要照顾好自己。

    看着李秉远去的身影,湉浈走到李选身边“世子殿下怎么走了?”

    “没什么,他去干他该干的事情了!”

    ——————

    李选的生母,只有婕妤位份,属于侍妾,并不能称为妃,所以只能叫母亲,不能叫母妃。

    另外,这一章很多事情,其实很早就在埋线,不过时间太久,不知道有多少书友看出来。一卷十八章,就提到了鱼朝恩控制着北衙的卫队;鱼令徽在蜀中替睦王干事;几章前,司空闻近京也是早早埋下伏笔。

    值得一提的是,鱼朝恩给鱼令徽求官这个事情,是史实,记载在资治通鉴,卷二百二十四。虽然不是因为鱼令徽帮睦王做事才得的封赏,不过跟结合到一起,觉得还挺有意思的。

    最近没有新增订阅,有点失落诶。如果你喜欢这本书,请推荐给朋友,谢谢!

    。